一劍斬破九重天|五七、閻魔小月,美男橫刀

推薦閱讀:
  衛悲出身閻魔宗,算是混天道的一個旁支,他在閻魔宗也算是天才之輩,又頗得師父寵愛,所以得了幾分真傳。

  他修煉師傳魔門秘術的時候,偶然闡發奇想,居然給他傳出了一門小法術,可以召喚魔頭降臨,化生魔羅睺,并且簡單從操縱。

  這門法術,給他名為——操魔大法!

  衛悲憑此手段,縱橫宗門無敵,就此志得意滿,以為自己就是魔門第一天才,還給自己起了個綽號——小魔帥!

  意為,他能夠統帥萬千魔羅睺,乃是魔中統帥!

  只是這門小法術,并不是十成十的好用,往往殘害十多人,也只有一頭魔羅睺,孕育的魔羅睺,還不都是肯聽話。

  這一次他跑出來,參與圍攻呂公山,先后害了有上千人,一共就造出一百多頭魔羅睺,跑了一部分,又因為跟人爭斗,死了一些,身邊只剩下五六十頭。

  就算如此,小魔帥衛悲,也覺得自己并無對手,尤其是這么一個荒敗的寺廟,必然任意自己妄為。

  王崇剛才不過是為了救人,此時哪里還有顧忌?

  他根本沒想過,再跟這個黑衣少年比拼功力,隨手牽引,一道星光璀璨,就甩落下來!

  衛悲剛才見到,王崇用這道星光殺了兩頭魔羅睺,急忙一催閻魔宗的閻魔大法,就想要迎接一擊。

  他哪里知道,王崇使用的仙家飛劍?

  衛悲出身的閻魔宗,比天心觀雖然強些,但也輪不到他一個新進弟子,掌握一口飛劍。他自己沒有飛劍,也沒想到這么一個功力還不如自己的小和尚,手里能夠有什么飛劍。

  所以……

  就吃了大虧。

  星斗離煙劍雖然不是各派最絕頂的幾口飛劍,好歹也是楊道人所煉,令蘇爾年輕時候的護身飛劍,煉形一次,煉質三次,鋒銳無雙。

  衛悲的拳風和星光略一接觸,他整條臂膀都被粉碎,饒是這位魔門弟子反應也算絕快,身子一晃,化為煙塵,讓王崇必殺的一劍落了空,仍舊受創不淺。

  王崇也頗驚訝,但卻沒有絲毫遲疑,星斗離煙劍劍光兜轉,頓時就有七八頭魔羅睺被斬。

  他曾經遭遇過一次,這種魔物,當時他還想試試身手,故而以十二獸形訣對敵。

  此時王崇哪里有那般閑情逸致?

  當然用最犀利的手段,干脆利落的殺了這些魔物了事。

  衛悲用閻魔宗秘傳的木石潛行術,躲開了王崇必殺的一劍,遁逃出去數十丈遠,只是這會兒功夫,他手下的魔羅睺,一劍被斬殺殆盡,不由得心疼無比,暗叫道:“這小賊禿好生厲害。他居然有飛劍,我不是對手,要趕緊逃命。”

  王崇忙著斬殺魔羅睺,這些魔物若是不殺的趕緊,逃出去一頭,都是一場大麻煩,故而沒來記得追蹤衛悲。

  衛悲一路逃出了徑山寺,施展木石潛行術,一口氣逃出了數十里,瞧得沒人追上來,剛剛收了法術,喘息得幾口氣,就聽得有人訝異一聲,叫道:“居然跟我一般,缺了臂膀!”

  衛悲大怒,叫道:“哪里來的殘廢,敢消遣你家小魔帥?”

  一個英俊絕倫,舉止又復優雅無比的年輕男子,從一株大樹下轉過來,一支衣袖空空蕩蕩,居然也缺了一條胳膊。

  饒是衛悲心頭憤怒,見到這個年輕男子,也忍不住生出“這廝長的真好看”,這等不倫不類的念頭。

  年輕男子見他一臉驚訝的模樣,淺淺一笑,如春風撲面,居然讓衛悲生出:“自己想要傾盡全力,維護此人安全的念頭!”

  年輕男子正是潘玉,他被王崇隨手一劍,斬了一條胳膊,就獨自逃走,遇到衛悲,只是一個意外!

  作為魔門的銷魂子,一舉一動,一言一笑,都要極致完美,他缺了一條胳膊,已經成了殘廢,就算回歸本門,也要被長老們殺死,所以潘玉也不敢再跟黃袍怪等大妖一起行動,更不敢回師門去。

  潘玉見衛悲臉上厲容轉為柔和,心頭微微嘆息,暗暗忖道:“若不是被不知道哪里來的王八蛋,斬我一條臂膀,潘某人哪里會落得如此下場?”

  作為魔門銷魂子,他的功力也并不甚高,只是跟衛悲相若,都是天罡境巔峰,只是兩人所修法門,大相徑庭。

  潘玉巧逢衛悲的時候,王崇早就掃蕩了徑山寺內的魔羅睺,還把魔羅睺所化黑水一股腦的收了,追下了山來。

  沒有觀真等人,王崇自然不會再隱瞞實力,此時正用無形劍,隱遁在兩人的上方。

  若是按照他的心思,一劍殺了這兩個殘廢,一了百了。

  演天珠卻放出了一道涼意:“潘玉出身小月宗!他師父想要圖謀吞海玄宗的道法,隱瞞了宗門,私自培養了六個弟子……”

  王崇忍不住反問道:“這又跟我有什么關系?”

  演天珠送出一道涼意:“潘玉的師父,算計不過天命,修煉的時候,被天魔所染,道行盡喪。小月宗宗主親自用魔火,煉化了這倒霉鬼,他的六個徒兒,就成了孤魂野鬼。你若能擒下潘玉,逼問出陰陽造化之術和小月宗的功法,就能冒充了此人。”

  王崇正想問一句:“我冒充小月宗弟子干嘛?還是私傳弟子,宗門都未必承認。”

  演天珠就連續送出了數道涼意:“……成為吞海玄宗女修,邀月夫人的小情郎!”

  王崇一時無言,不曉得該如何對答。

  “邀月夫人是姚蓮舟的未婚妻子!如果不是這么亂七八糟,潘玉在數日前……就能跟姚蓮舟結識。借姚蓮舟的關系,搭上邀月夫人,最終橫刀奪愛。”

  王崇駁斥道:“我并無如此閑心!”

  王崇雖然不是正人君子,也做不出來這種不要臉的事兒,姚蓮舟跟他無冤無仇,好生生的去奪了人家未婚妻作甚?

  演天珠還不肯死心,又復送出一道涼意:“你若是能奪了潘玉的身份,就能躲避未來的一場大難。反正這兩人或擒或殺,不過一念,你逼問幾句功法又費什么事兒了?”

  王崇只覺得這話,好生有道理!

  當下換了七星云蜃妖身,施展出來蜃樓術,把正在“同病相憐”的兩人一起罩住。

  潘玉和衛悲,兩人忽然間神志模糊,看對方甚是熟悉,甚至莫名的多了一個“對方乃是自己同門多年師兄弟”的念頭,相視一笑,攜手而坐。

  王崇也是起一次使用七星云蜃妖身的天賦妖術,心頭抱著“反正隨便一試”的念頭,倒也無所謂成敗。

  潘玉和衛悲,受傷之后,道心挫退,被蜃樓術迷惑,居然不克自制,眼光迷迷,都以為回到了在師門,得師父傳授法術的場景。

  兩人也不管,眼前坐的師父,肥胖白嫩,是個七八歲的童子,看起來多么的不著調,都把自己心頭疑問,盡數說出,希望師父解答。

  王崇哪里懂得閻魔宗和小月宗的功法?

  他胡言亂語一陣,循循善誘,連續施展幻術。

  也不知怎么,兩人心頭一陣迷糊,最后就變成了,他們接過師父遞來的筆墨,開始奮筆疾書,把平生所學的魔門秘法,一一寫出。

  潘玉把小月宗的陰陽造化術和擊月劍法,衛悲把閻魔宗的閻魔大法,以及自己獨創的操魔大法,各自書寫明白,交給了“老師”,還滿心歡喜,等老師夸獎。

  王崇收了兩人寫的魔門秘法,在兩人滿是憧憬的眼神里,把這兩位魔門弟子一劍斬首,兩個腦袋滾落地下,還都露出幸福的微笑。

  潘玉和衛悲出身的門派,都不是什么魔門正宗,比天心觀好些,也沒好多少,故而身上頗窮,居然什么有價值事物也沒有。

  王崇略作搜身,一無所獲,心頭也頗氣,收了七星云蜃妖身,弄來一些干樹枝兒,補了一記火蛟煉空掌,一把火將兩具尸身燒個干干凈凈。

  王崇正忖道:“自己這事兒,做的手尾干凈,并無差錯!”

  就聽得天空上,有劍遁破空之音,一道光華掠過,在頭頂上略略盤旋,就降落了下來。

  一個面皮白凈,頗有幾分出塵之姿的男子,有意無意瞧了火堆一眼,拱了拱手,叫道:“小師父,可見到一個黑衣少年,帶了一群大狗路過?”

  王崇答道:“若你說的是魔門衛悲,還有他手下的魔羅睺,就不必找了,都已經被我殺死!”

  男子眼眸異彩漣漣,盯著地上兩個被燒成飛灰的人形,也不知施展了什么法術,不旋踵就微微一笑,說道:“果然是如此!”

  王崇拱了拱手,正要回去寺廟,這個男子卻攔住了他,說道:“某家吞海玄宗姚蓮舟,見得小師父除魔衛道,殺了魔門兩個兇徒,甚想結交一番!”

  王崇愣了一下,暗暗問了一句演天珠:“你說我冒充潘玉,可以躲過一劫。我都與姚蓮舟照面了,還如何冒充這廝?”

  演天珠沉寂片刻,送出一道涼意:“等我捋捋!”

  王崇也是無奈,拱手一禮,答道:“小僧在徑山寺出家,法號觀羽!若是姚施主不棄,可來小寺坐坐,就在山上不遠。”

  姚蓮舟露出欣喜之色,跟著王崇一路上山,言語中卻頗多旁敲側擊,想要知道他如何殺了衛悲和潘玉。

  姚蓮舟也是吞海玄宗有數的天才,剛才他用吞海玄宗的先天玄指演命術,掐算了一番,雖然限于功力,并不能算出細節,但卻也知道王崇說的不差。

  死的兩個人都是魔門中人,也確實都死在王崇手底下,其中一個就是小魔帥衛悲。

  只是姚蓮舟實在想不通,王崇不過才胎元境,如何就能殺了小魔帥衛悲?

  他也是名門正派弟子,知道有魔門弟子肆意害人,追蹤了數日,想要斬妖除魔。

  沒想到,才尋到了小魔帥衛悲的蹤跡,此人居然就被殺了,心底也是有些不服氣。

  王崇對姚蓮舟的旁敲側擊,只做不知,敷衍兩句,只想把這個倒霉鬼送走。

  演天珠這會卻來了精神,一道接一道的涼意送了出來:“你先跟姚蓮舟結識,交成朋友,接下來該如何做,不用我教你也該會了。”

  王崇忿然反駁道:“我乃正人君子……”

  演天珠回的更快:“你一個魔門弟子,正人個鬼,君子個燈籠。”

  王崇想了一想,回得一句:“魔亦有道!”

  演天珠回了一句:“呵呵!”

  王崇被這枚珠子冷嘲熱諷,也覺頭大,他只想要好生修煉,待得有些本事,就做個逍遙的散修,哪里想去勾搭什么吞海玄宗的美貌女修?

  尤其是姚蓮舟就在身邊,問東問西,想著那位邀月夫人,就是他未婚妻,心底極不得勁。

  姚蓮舟盤問幾句,也沒得到什么答案,忽然抬頭,見到荒敗的徑山寺,不由得啞然失笑,叫道:“小師父,這是住在荒廟里頭嗎?”

  王崇雙掌合十,念了一聲佛號,答道:“小僧跟師兄觀真,正籌集八方善款,準備重修徑山寺。此時寺中,房屋破敝,但也足以容身,出家人,又何須計較這些!”

  姚蓮舟也頗欽佩,他還了一禮,說道:“是姚某口誤了,小師父和貴師兄,有如此宏愿,真是難得。”

  姚蓮舟跨入寺廟,就眉頭一皺,王崇知道,他必然是感應到了寺廟里的妖氣。

  他使用巨鯨妖身,能夠化去身上的妖氣,轉為道門真氣,旁人就不大看的出來。

  但他手下那些隨便抓來的妖怪,哪里有這等本事?

  姚蓮舟又是吞海玄宗的真傳弟子,對妖氣分外敏感,他遠在寺門之外,就有所感應,只是那時候,還以為是小魔帥召喚的魔羅睺身上的氣息。

  此時已經踏入了寺廟,自然知道,這些氣息,都是來自活生生的妖怪,并不是死去的魔物。

  王崇又復合十,解釋了一句:“山居難免遇到些妖怪。小僧秉承上天有好生之德,也不好都誅殺了,就讓它們在寺里學些佛法,化解戾氣。”

  姚蓮舟這才釋然,笑道:“小師父果然悲天憫人,只是這些妖怪,非我族類,其心必異,還是要多加管束才對。”

  王崇倒是老老實實的回道:“已經讓它們都改了吃素,平日里,也教他們做些苦力,打磨性子。”

  姚蓮舟微微一笑,他并不贊同王崇的做法,按照他想來,什么妖怪,何須教導?直接殺了就是。

  姚蓮舟并不認為,妖怪無法教化,只是在他看來,天下萬千群妖,哪里教化的過來?與其浪費那多功夫,去教化妖怪,何不多教化人族孩童?

  更何況,教化好的妖怪,也不是人族,它們學了道法,就要傳授同族,數代之后,便生異心!

  此所謂倒持太阿,授人以柄!

  傳授妖族道法,就等若把屠殺人族的利刃交給妖怪!

  姚蓮舟的想法,乃是道宗魔門對妖族的正統觀念,也不是他一人獨享。

  數百年前,東土的道家魔門修士,也不乏馴化妖怪,收入門下的例子,但因為西方出了兩位妖圣,這種事兒漸成禁忌。

  當時西方有大賢,認為天地之道,順其自然,人妖不該分了彼此,雖然知道這兩頭大妖出生就性子兇戾,卻還是收入門下,傳授道法,加以教化。

  卻怎料這兩頭大妖天賦異稟,數百年苦修,道法就超出老師之上。

  開始二妖圣還頗尊師重道,但隨著道法日益高深,就漸漸覺得老師的人妖和睦的道理,太過迂腐,屢次跟師父爭論道理,終有一日,言語相撞,動手斗法。

  二妖圣道行法力遠在老師之上,這位西方大賢被兩個徒兒生擒之后,還欲教訓,五彩孔雀性子急躁,一口就吞吃了老師。

  自此之后,西方諸國就淪為二妖圣的道場,群妖亂舞,以豢養人族為美食。

  王崇自然不知道,這些修行界的秘辛。

  他把姚蓮舟請入了自己的禪房,自然有小狐貍前來奉茶,姚蓮舟瞧了小狐貍一眼,似笑非笑的說道:“小師父!寺廟里養狐貍,可是清規戒律?”

  王崇臉上也頗羞澀,他倒是真沒想過,小狐貍這件事兒,畢竟胡蘇兒在身邊呆的久了,已經成了習慣。

  就連觀真和尚,也沒有多做置喙,王崇還真就忽略了此節。

  他一個和尚,在寺廟里養一頭溫香可親的小狐貍,還真不是個事兒。

  王崇想了一回兒,答道:“這是早年跟我的一頭小寵,若非道兄提點,我還真忽略了此事。我回頭就把她打發出去,尋個地方安置。”

  姚蓮舟見王崇答應的爽快,忍不住笑道:“小師父可是半路出家?”

  王崇也不隱瞞,答道:“確實出家也沒幾日,許多規矩,都還改不過來,須得觀真師兄時時提醒。”

  說話間,觀真和尚,就從容過來和姚蓮舟見禮。

  他雖然不是徑山寺主持,可也是“二當家”,來了客人,總不好裝作不見

  姚蓮舟亦還了一禮,他見觀真是個有道高僧模樣,漸漸去了幾分猜忌。

  王崇身上甚多疑點,只是姚蓮舟出身正道,又知道此人殺了魔門中人,并不好用強,探出王崇底細。

  姚蓮舟暗暗忖道:“此番搜捕呂公山,亂的一塌糊涂,不但有魔門弟子肆意殺人,還有西方二圣的手下,試圖聚攏群妖,這個觀羽小和尚的事兒,我還是不要多插手了。”
一劍斬破九重天最新章節http://www.cxvrby.icu/yijianzhanpojiuzhongtian/,歡迎收藏
手機看一劍斬破九重天http://m.szaol.com/yijianzhanpojiuzhongtian/一劍斬破九重天手機版!
本章有錯誤,我要提交
上一章 返回目錄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

《一劍斬破九重天》版權歸原作者流浪的蛤蟆所有,本書僅代表作者本人的文學作品思想觀點,僅供娛樂請莫當真。
新書推薦:三國之暴君顏良明天下滄元圖九霄仙冢無敵喚靈王牌校園修仙小世界其樂無窮縱橫諸天的武者靈氣逼人

SZ中文在線 | 只分享好看的小說 | 手機版 | 網站地圖
本站小說為轉載作品,所有章節均由網友上傳,轉載至本站只是為了宣傳本書讓更多讀者欣賞。

平特平肖新一代跑馬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