萬古神帝|第2406章 陰陽五行,以一敵三

推薦閱讀:
  一般的神靈,不敢參合這件事。

  可是,青鹿神王卻非常了不得,是修羅族一等一的巨擘。四個元會前,他獨自一人創立青鹿神殿,那時,沒有人覺得青鹿神殿能夠屹立多久。

  在充斥著殺戮和戰爭的修羅族,神殿的創立和崩塌,不是什么稀奇的事。

  可是青鹿神殿,不僅沒有倒,反而將一座座古老神殿踩到腳下,成為修羅族排名第二的神殿。

  即便是血絕戰神也不敢說,自己可以只用四個元會時間,將血絕家族帶領成為不死血族的第二大勢力。

  況且,青鹿神王還是白手起家,沒有屬于自己的家族。

  在修煉上,血絕戰神有信心,勝過青鹿神王。可是,論對勢力的經營和擴張,他卻差了很大一截。

  鬼主自稱,登上《神儲卷》的大圣,都會關注。實際上,花費的精力很少,并不是很重視。

  但,青鹿神王是真的無比重視培養后輩英才,很多事,都親力親為,會認真關注每一位具有成神之資的大圣,能夠拉攏,不惜一切代價拉攏。若是敵對勢力的,則直接暗殺之。

  除了擁有成神之資的大圣,那些天賦絕倫的半圣、圣者、圣王,青鹿神殿也專門成立了司部,有針對性的制定收服計劃。

  這個元會以來,青鹿神殿培養出來的新生代強者數量,已經快要將修羅神殿比下去。

  婪嬰、紅浮屠,都是青鹿神王親自出手,收服的小輩天才,在這個千年,乃是修羅族數一數二的強者。

  修辰天神更是青鹿神王花費無數精力,拉攏的對象。

  這些,僅是青鹿神王所作所為的冰山一角。

  整個地獄界,青鹿神王是血絕戰神為數不多十分忌憚的人物,不僅因為他卓絕的修為,也因為他非同一般的手段。

  血絕戰神和青鹿神王對視之時,一道聲音響起。

  “青鹿,你莫非認為,酆都大帝渡不過第十次元會劫難?或者,你是覺得,血絕會拿酆都大帝的事開玩笑?”

  羅衍威武神影顯化出來,聲音威嚴。

  青鹿神王含笑:“大帝此言差矣,本神當然相信血絕戰神,更相信酆都大帝一定能夠渡過第十次元會劫難,只是單純的好奇而已。”

  “每一位神靈都有屬于自己的秘密,問那么清干什么?倘若血絕所言有虛,酆都大帝將來自有一番計較,你插手其中,不好吧?畢竟,我們都是下三族呢!”羅衍道。

  青鹿神王眼神閃爍了一下,拱手道:“大帝所言甚是。”

  青鹿神王退走,神影消散而去。

  讓青鹿神王停止繼續逼問的原因,正是羅衍最后那一句“我們都是下三族”。

  地獄界十族之間,矛盾極多。

  特別是下三族和中三族之間的生死矛盾。

  正是如此,下三族之間,絕對不能先內斗起來。

  羅衍會在此時出面,最大的原因,就是這個。

  其次才是因為,張若塵的天資,讓羅衍無比欣賞,對張若塵的未來充滿了期待。如果羅乷可以嫁給張若塵,成為正妻,無疑也是將他拉攏到了天羅神國的陣營中。

  “既然天音說,看到了乷兒和張若塵的命運軌跡。無論他們未來是福是禍,現在,也得幫一把。”羅衍暗道。

  血絕戰神退回了神境世界,陷入沉思。

  從一開始,他就對張若塵沖擊一品圣意,充滿了信心,渴望張若塵能夠去走他當年沒能走的路。

  可是,融合第六種圣意,引動了命運神山的異象,還是遠遠超出他的預料。

  因為主持命運神山大局的是福祿神尊,又有羅衍大帝出面,所以,關于張若塵的不利影響,暫時被壓了下來。可是,這件事絕對不會就此結束,后面必定會有猛烈的反彈。

  “經此一事,那些神靈,想不關注張若塵都難了。特別是,與張若塵有仇的神靈,以前是因為子嗣眾多,就算被張若塵殺死了一兩個,也覺得無所謂,成長路上,不可能一帆風順。可是現在……他們的意志,怕是會變得相當激進。”

  “還有那些相信命運的神靈和大圣,一定會出手,寧可殺錯,也不會放過。”

  血絕戰神的確很強,可是,畢竟才修煉十多萬年。

  就像荒天,對上真理殿主,連抵抗之力都沒有。

  真理殿主那種級別的強者,地獄界也是有的,比如羅衍大帝。

  羅衍能夠和天庭第一戰神卞莊交手,只是落入下風而已,便是可以看出,修為境界是何等了不起,青鹿神王都得忌憚三分。

  血絕戰神找羅衍聯姻,就是想要給張若塵找一張護身符。

  “羅衍在乎的,終究只是他的女兒。萬一事態發展到不可控的地步,未必還會出面。看來,還是得請那個老不死的家伙出面才行。不,再等等,暫時還是不要驚動他。等張若塵那小子,跨過千問境和萬死一生境的坎,確定能夠修煉成神,再去驚動他也不遲。”

  血絕戰神很清楚,張若塵現在雖然表現得很優秀,可是,成神的概率太低,敵人對他的重視有限。敵人現在重視的,依舊是他血絕。

  只有確定能夠成神的時候,驚天動地的暴風雨,才會到來。

  “既然表現得這么優秀,應該有不少勢力,想要將籌碼壓到他的身上。聯姻……多多聯姻才行,只要利益之網牽扯得夠大,即便是命運神殿,也不敢輕易動他。”

  血絕戰神臉上的凝重消失,嘴角含笑,想到了曾經的自己。

  以他陽剛不屈的性格,能夠一路成長到現在,能夠坐到大族宰的位置上,聯姻形成的利益之網,有著巨大的幫助。

  張若塵的處境比他當初更加惡劣,自然更需要多和一些勢力聯姻。

  血絕戰神立即向青盛大圣傳出一道神念,吩咐道:“將地獄界所有未婚的神女,或者神靈的嫡傳女弟子的名冊,整理一份。”

  青盛大圣聽到神念,臉色變得無比古怪,心中嘀咕:“父神這是要干嘛?難道是,成為大族宰之后,為了彰顯身份地位,打算再挑選一些年輕的伴侶?又或者,是打算給六弟冥王安排婚事?”

  青盛大圣沒有往張若塵身上想,畢竟不久前,才收到血絕戰神的神念,讓他準備張若塵和羅乷公主的婚事,聲稱此事已經成了七八成。

  血絕戰神的神念,再次傳來:“對了,十萬年來,所有未婚命運神女的名冊,也準備一份。”

  “已經成神的,也要準備?”青盛大圣問道。

  血絕戰神道:“準備。”

  青盛大圣心中可以肯定了,父神一定是打算給六弟冥王安排婚事。

  血絕戰神想的卻是,張若塵若是能夠迎娶一位曾經的命運神女,也就算是,主動向命運神殿示好。命運神殿若是看中張若塵的天資和潛力,很有可能會接受這樣的示好。

  ……

  瑜皇除了頭部和圣源,身體幾乎全部化為玉質骨骼,并且,大量碎裂,骨頭像一顆顆散落的寶石。

  但,破碎的身體,并沒有四散飛出去。

  而是被一縷縷五彩光華包裹,從上空,不斷飄落而下,一直落到玉樹的根部,落到張若塵的雙手之中。

  張若塵割開自己的手腕,滴淌出血液,灑落在她身上。

  血液是紅色,卻又散發五彩色光霧。

  血液中,不僅蘊含神木之心的磅礴生命精氣,更蘊含白蒼血土,能夠生死人,活白骨。

  “哧哧。”

  一塊塊原本斷裂的圣骨,重新凝聚。

  圣骨上,長出血脈、經脈、圣脈,一縷縷生機,在骨髓之中孕育出來,與張若塵的鮮血融合在一起。

  張若塵的目光,投向萬里之外,鎖定了一位閻羅族的百枷境大圓滿大圣。于是,單手隔空抓了過去,在那位大圣還沒有反應過來之時,一道空間蟲洞鏡面顯現出來,將她拉扯進去。

  “不好……”

  她剛想掙扎,卻發現,已經出現在張若塵面前。

  “借你體內血液一用。”張若塵道。

  這位大圣,乃是生死八子之一。

  她盯了懸浮在半空的瑜皇一眼,猜到張若塵想要干什么,雙手一合,撐起一道死亡天書光影。

  “嘭!”

  死亡天書光影,被張若塵一掌打碎。

  與此同時,一股空間禁錮力量,從四面八方而來,擠壓在她身上,使得她渾身無法動彈。想反抗,卻連力量都發揮不出來。

  張若塵割破她手腕的血脈,將大圣血液引動出來,匯聚向瑜皇的骨身。

  晶瑩剔透的骨骼上,立即長出血肉和肌膚。

  “大膽。”

  “一起出手,鎮殺張若塵,救回嫵非。”

  ……

  生死八子中的另外七人,各自撐起生命天書或者死亡天書光影,同時向張若塵攻伐過去。

  七大百枷境大圓滿強者,爆發出來的圣威,震散了天地間的五彩光華。數之不盡的天地規則,向他們匯聚過去,形成七個巨大的規則漩渦。

  不死血族的幸存修士,皆為張若塵感到擔憂,不認為他在救治瑜皇的時候,還能對抗七位大圓滿強者。

  可惜,他們的修為太低,幫不上忙。

  “來得好,加上你們的血液,應該夠用了!”

  張若塵留下一道精神力分身虛托瑜皇的身體,本尊如同一道光,瞬間沖至第一位百枷境大圓滿大圣的面前。

  第一位百枷境大圓滿大圣,反應極其迅速,竟是搶先出手,以生命天書光影,衍化出一顆生命寶樹,橫掃過去。

  “嘭。”

  張若塵一掌如刀,斜劈而下。

  生命寶樹斷成兩截,第一位百枷境大圓滿大圣,也一個照面都被打得倒飛出去,胸口處,留下一道尺長的血口。

  下一瞬,張若塵出現到第二位百枷境大圓滿大圣的斜上方,焱神腿一腳踹出,將其不朽圣體,踩得塌陷了下去,大量骨骼斷裂。

  第三位百枷境大圓滿大圣,則是被張若塵一掌擊中后背,胸口出現一個臉盆大小的對穿血窟窿。

  ……

  第七位百枷境大圓滿大圣,在準備充分的情況下,與張若塵硬碰硬了一拳。

  結果,整條手臂的圣骨,都變成了齏粉。

  一連打出七招,重創七位百枷境大圓滿大圣,整個過程,只是過去了一個呼吸的時間。

  更為可怕的是,張若塵從始至終,都只使用了肉身力量。

  他想測試一番,自己現在的肉身,到底達到了什么力量層次。

  畢竟,他已經掙斷六十八道枷鎖,半神之體的束縛變得更小。況且他的五行混沌不朽圣體,又有提升,還吸收了大量白蒼血土。

  “以我現在的肉身力量,別說打百枷境大圓滿大圣,就算打千問境大圣,應該也是綽綽有余。”

  張若塵釋放出空間真域,將七位百枷境大圓滿大圣全部籠罩。

  真域中,凝聚出密密麻麻的空間鎖鏈,束縛在他們身上,拉扯著他們,飛到玉樹下方。

  “戰!閻羅族大圣,即便戰死,也絕不做俘虜。”

  其中一位百枷境大圓滿大圣,剛剛喊出這一句。張若塵衣袖一揮,空間立即凍結,使得他完全無法張嘴和運轉閻羅氣。

  接下來,這七位百枷境大圓滿大圣的手腕也被割開,放出大圣鮮血,匯聚向瑜皇。

  濃厚的血霧中,瑜皇全身血肉,很快生長出來,肌體雪白如玉,細膩如脂,體內的生命氣息逐漸恢復,比以前似乎還要艷麗幾分。

  可是,卻沒有蘇醒過來。

  張若塵感知不到瑜皇的意識波動,不禁眉頭一皺。

  怎么回事?

  難道圣魂和精神力念頭,絕大部分都打碎了,只有少量保存下來?

  若是如此,瑜皇就算活了過來,也醒不過來。

  除非有精神力大圣,肯付出生命的代價,為她招魂。而且,還得是精神力超過六十五階的精神力大圣才行。

  張若塵頃刻間擊敗八位百枷境大圓滿大圣,震驚了在場所有修士,可是,并不包括閻皇圖。

  閻皇圖托舉著七星鬼蓮,遠遠的,揚聲道:“夏瑜臨死之時,將大部分圣魂和精神力念頭,保存到了七星鬼蓮之中。”

  張若塵抬起目光,向他盯去,隨后落到七星鬼蓮上,道:“交換吧!我用生死八子,與你交換。”

  閻皇圖長笑一聲:“生死八子的份量,可是比夏瑜重得多,也只有你這樣的多情之人,才愿意交換。不如,我再加一個條件。”

  “廢話那么多干什么,你若不換,我親自動手來取。”張若塵道。

  閻皇圖搖了搖頭,道:“我保證,你在觸碰到七星鬼蓮之前,夏瑜的圣魂和精神力念頭,全部都會魂飛魄散。”

  張若塵雙眼一瞇,隨即點了點頭,道:“沒錯,我是一個多情之人,憐香惜玉得很。說吧,你還有什么條件?”

  “仙兒呢?”閻皇圖道。

  張若塵道:“你說的閻折仙?她……很好,不用你擔心。”

  “她在哪里?”閻皇圖道。

  張若塵道:“在一個非常安全的地方,沒有任何人可以傷到她。”

  張若塵越是這么說,閻皇圖心中越是擔憂。

  像閻無神這樣的堂兄弟,閻皇圖有幾萬個不止,血脈聯系很遠。但,閻折仙卻是他的嫡親侄女,是他大哥唯一的女兒,也是老祖宗十分寵愛的明珠。

  此次狩天之戰前,老祖宗單獨找他談過話,閻羅族任何修士都可以受傷,閻折仙絕對不能受傷,不然拿他試問。

  “將仙兒和生死八子放還回來,我立即將夏瑜的圣魂和精神力念頭,全部還給你。”閻皇圖道。

  張若塵眉頭緊鎖,看了看沉睡不醒的瑜皇,最后取出了紫金葫蘆,將閻折仙從里面放出來。

  見到閻折仙,閻皇圖終于松了一口氣,暗道:“張若塵還算有幾分風度,沒有對仙兒一個女子大打出手……這……那是……”

  閻皇圖的目光,落到閻折仙的小腹位置,眼珠子都要瞪出來。

  隨即……

  天地間,響起一道憤怒到極點的吼聲。
萬古神帝最新章節http://www.cxvrby.icu/wangushendi/,歡迎收藏
手機看萬古神帝http://m.szaol.com/wangushendi/萬古神帝手機版!
本章有錯誤,我要提交
上一章 返回目錄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

《萬古神帝》版權歸原作者飛天魚所有,本書僅代表作者本人的文學作品思想觀點,僅供娛樂請莫當真。
新書推薦:三國之暴君顏良明天下滄元圖九霄仙冢無敵喚靈王牌校園修仙小世界其樂無窮縱橫諸天的武者靈氣逼人

SZ中文在線 | 只分享好看的小說 | 手機版 | 網站地圖
本站小說為轉載作品,所有章節均由網友上傳,轉載至本站只是為了宣傳本書讓更多讀者欣賞。

平特平肖新一代跑馬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