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國之暴君顏良|第六百三十八章 關羽,你的好日子到頭了

推薦閱讀:
  彭城居下邳上游,彭城四面多山,地勢險要,乃徐州西北面之門戶。

  然過彭城后,順泗水而下,則是一路平坦。

  如今楚軍的騎兵繞過彭城,順泗水東下,不出一日就可直抵下邳城下。

  倘若在平時,關平自沒有多少忌憚,但今日之形勢卻不同。

  此時的關羽,已率徐州主力大軍,南至廣陵一線,阻擋壽春一線的楚軍北進,其余之兵馬,一部分布署在彭城,防范梁國方面楚軍的進攻,另一部分則布署于海西等沿海,防止楚軍故伎重施,由海路偷襲下邳。

  這也就是說,徐州之燕軍,基本全部分布于外圍,而作為州治所在的下邳城,卻只有守軍數千而已。

  幾年前為顏良偷襲下邳,致使關羽顏面大損,如此刻骨銘心的痛苦,關平豈能忘記。

  今若再失下邳,關羽就等于是被顏良用同樣的方法,羞辱了兩次,美髯公的聲名,又將何存。

  更何況,楚軍還是通過他關平鎮守的防線,襲取下邳,如此嚴重之失職,關平還有何顏面去向他的父親交待。

  形勢嚴重至此,關平如何能不大驚失色。

  “沒想到顏賊如此陰險,明著退軍,暗中卻想偷襲我下邳,我關平豈能容他隱謀得逞,速速召急兵馬,我要率軍去阻截賊軍!”

  關平驚怒之下,當即就要披掛出擊。

  這時,同樣震驚的廖化。卻忙道:“少將軍,敵情出現突然,少將軍貿然出擊。是不是太過輕率了,不若先派斥候探明敵人虛實,然后再肆機而動。”

  廖化倒是沉穩許多,但只惜,上次的下邳之失,已令關平成了驚弓之鳥,無論如何。他都不能容許下邳有失。

  “賊軍不過幾千騎兵,又是繞遠路,我走大道必可提前趕到下邳城。到時定可挫敵于城下,叫顏賊奸計無法得逞。”關平自信十足。

  廖化總覺得有些不妥,但也找不出勸阻關平的理由。

  “廖將軍,你率五千兵馬守好彭城。萬不可輕易出擊。下邳之敵就交給我了。”關平叮囑過后,便即匆匆下得城頭。

  不多時,五千兵馬集結完畢,彭城東門大打,關平縱馬提刀,率領著五千精銳徐州軍,洶洶殺出,直望下邳城奔去。

  廖化立于城頭。目送著關平離去,臉上不禁掠過幾分不安。

  ……

  東方發白。不覺天色將明。

  大道之上,關平和他的五兵燕軍,仍然在狂奔。

  為了趕在楚軍騎兵之前增防下邳城,關平一夜都未曾休息,促督著他的士卒,不惜疲憊的狂奔。

  一夜趕路,下邳城已在二十里外。

  到這個時候,仍未從下邳城傳來什么壞消息,關平的心情漸漸的也安穩了不少。

  “哼,顏賊,你想故伎重施,襲我下邳,簡直是癡心妄想,這一次,我關平就代父帥狠狠的羞辱你一番。”

  關平的眉宇間,漸漸的揚起一抹得意。

  五千燕軍,發足狂奔,氣喘如牛,卻渾然不覺,大道旁的一片斜坡上,一雙冷絕的眼眸,正如死神一般,冷冷的注視著他們。

  呂玲綺勒馬橫戟,那一襲紅色的披風,在晨風中飛舞。

  她就一團火紅的玫瑰,綻放在黎明之中。

  “哼,王兄和軍師所言果然不錯,關平那小崽子生怕下邳有失,當真發兵來救了,關羽,我今日就先拿你的兒子開刀。”

  心中的怒焰,如火山一般,霎時間噴發。

  “楚軍將士們,隨我殺山坡去,殺光敵賊——”

  厲喝聲中,呂玲綺縱馬舞戟,如一道赤色的火焰,呼嘯而下。

  身后處,四千在夜色中肅列已久的神行騎,齊聲暴喝,如決堤的洪流一般涌下坡去。

  這就是徐庶的計策。

  而今曹劉爭鋒,劉備的主力,盡皆極中在洛陽一線,為曹操所牽制,根本無暇他顧。

  而顏良則借著“坐山觀虎斗”為名,主動的撤兵,大軍稍稍南撤之后,果斷由譙郡繞往繞往梁國,并以文丑和呂玲綺為先鋒,率軍一萬急襲彭城。

  顏良就是要趁著劉備無暇防備之際,改變戰略目標,將徐州這片次要戰場,變成他的要進攻的主戰場。

  倘若能將徐州納入版圖,顏良的東線國境將大大的往北推進,從而將他的北部邊境,從西到東連成一條水平線。

  而自古以來,由南伐北,多以徐州為戰略前進跳板,奪取徐州的意義,顯然比等著坐收無法預測的漁利要現實的多。

  今呂玲綺奉命率四千騎兵,佯作繞襲下邳,為的就是誘使彭城守軍回援下邳,呂玲綺便可半道伏擊,一舉打垮關羽的彭城防線。

  顯然,顏良的意圖達到了。

  現在,呂玲綺正挾著滿腔的復仇之火,向著驚覺的燕軍,狂撲而去。

  一心奔往下邳的燕軍,萬沒有想到,敵人真正的目標是伏擊他們,只顧趕路的關平,根本就沒有派出斥候,超前的偵察四圍地形。

  而這黎明時分,暗淡的光線,更是為呂玲綺做了絕佳的掩護。

  呂布據有徐州多年,呂玲綺自對徐州的地形無比熟悉,而顏良正是考慮到這一點,所以才特意命她擔當此重任。

  天崩地裂的轟響中,四千騎兵奔騰而下,眨眼間撞入了驚恐的燕軍。

  根本來不及列陣布防的燕軍,只片刻間,便被楚軍鐵騎沖得肢離破碎,陷入了驚慌失措,各自為戰的局面。

  鮮血漫空飛舞,燕軍士卒那脆弱的血肉之軀,無情的被楚軍鐵蹄輾碎。

  繚亂的流光在激射。那是楚軍騎士手中的戰刀,正肆意的收割著敵軍的人頭。

  看著轉眼土崩瓦解的己軍,關平驚呆了。驚得所有的傲氣都被摧毀。

  此時,關平的腦海中,只余下三個斗大的字:

  中——計——了!

  “撤兵,速速撤兵!”惱羞成怒的關平,不及多想,急是撥馬催軍退卻。

  只是,為時已晚。

  楚軍鐵騎沖斷了燕軍陣形后。開始往來奔馳,如絞肉機一般,將本就混亂的敵軍。肆意的絞殺摧折。

  混亂的局勢下,關平已對他的部下完全失去了指揮,就連他自己,也陷入了楚軍的分割輾殺之中。

  窘急之下。關平只能將將旗高高聳起。縱馬向南沖殺,企圖引領著他的士卒,殺出一條逃回彭城的血路。

  此時,天色已亮,尸橫遍野的戰場上,關平的將旗已清楚可見。

  舞戟狂殺的呂玲綺,舉目四掃,一望便瞧見了“關”字的將旗。

  殺意填胸。呂玲綺縱馬如風,殺破亂軍。直奔關平而去。

  “關家狗崽子,納命來吧——”厲嘯聲中,呂玲綺手中方天畫戟,挾著狂瀾之力,直取關平首級。

  正奔逃中的關平,驀覺斜刺里有敵騎殺來,急是凝神待戰。

  但當他借著晨光之色,瞧見襲來的敵將,竟然是一員女將時,頓時驚憤萬分。

  驚的是,伏擊于他,將他五千精兵殺得慘不忍睹的,竟然是一個女將。

  憤的卻是,顏良竟然如此的對他不屑一顧,竟然輕視到用一個女將,來對付他這堂堂關公之子。

  驚憤之下,關平亦怒喝一聲,舉刀如電,迎擊而上。

  哐——

  刀與戟,如電而撞。

  漫天的火星中,關平身形一震,虎口劇烈,胸中更是氣血翻滾,手中那柄戰刀,竟然險些拿捏不住。

  一擊交手,傲慢的關平,卻才驚覺眼前這女將,武藝竟是如此之高。

  驀然間,關平猛然想到,顏良軍中確實有一員女將,武藝相當了得,而且據傳聞,那女將正乃是呂布的遺女。

  眼見交手女將,使得也是一柄方天畫戟,關平頓時便知,此女必就是那呂布之女了。

  “原來是呂布的余孽,竟然敢挑戰本將,去死吧——”關平怒從心起,施展開生平本事舞刀而戰。

  只是,他的反擊之招尚未出手時,呂玲綺的戟式,已一招快似一招,如狂風暴雨般撲卷而至。

  關平雖得關羽真傳,但此時武藝不過二流水平,又如何能與武藝接近一流的呂玲綺相抗衡。

  而關家刀法,本就遜色于呂家戟法,此消彼漲這下,只十余合間,關平已落得下風。

  “沒想到這賤人武藝竟這般了得,再與她糾纏下去,我必性命不保,不行,先撤為妙……”

  關平力戰不敵,心中蒙生退去,搶攻幾招就想撥馬而退。

  但此時的呂玲綺,胸中的復仇之火已燃至頂點,整個人如暴走一般,畫戟的攻勢陡然暴漲,只將關平整個人包裹其中,根本不給他走脫的機會。

  關平是越戰越吃力,越戰越手忙腳亂,數十合過后,已是破綻百出。

  風聲厲厲,戟鋒如雪,雙臂翻動中,呂玲襲最強的一擊蕩出。

  吭——

  震耳欲襲的嗡鳴聲中,關平手中戰刀脫手而飛,整個人已倒飛出去,重重的摔落在了地上。

  落地的關平,口中吐血,掙扎著想要爬起來。

  呂玲綺卻已撥馬而上,畫戟輕輕一拍,將關平又拍得趴在了地上。

  憤怒的關平,一面掙扎,一面罵道:“賤人,有膽你就殺了老子,我父必宰了你,還有顏良那狗賊,為老子我報仇雪恨。”

  耳聽關平戰敗,還敢如此辱罵自己的王兄,呂玲綺不禁大怒,手中畫戟狠狠一蕩。

  一場慘叫聲中,關平的左臂,便已為斬斷。(未完待續。手機用戶請到閱讀。)
三國之暴君顏良最新章節http://www.cxvrby.icu/sanguozhibaojunyanliang/,歡迎收藏
手機看三國之暴君顏良http://m.szaol.com/sanguozhibaojunyanliang/三國之暴君顏良手機版!
本章有錯誤,我要提交
上一章 返回目錄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

《三國之暴君顏良》版權歸原作者陷陣都尉所有,本書僅代表作者本人的文學作品思想觀點,僅供娛樂請莫當真。
新書推薦:明天下滄元圖九霄仙冢無敵喚靈王牌校園修仙小世界其樂無窮縱橫諸天的武者靈氣逼人九星毒奶

SZ中文在線 | 只分享好看的小說 | 手機版 | 網站地圖
本站小說為轉載作品,所有章節均由網友上傳,轉載至本站只是為了宣傳本書讓更多讀者欣賞。

平特平肖新一代跑馬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