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國之暴君顏良|第六百三十七章 變戰略,殺你個措手不及

推薦閱讀:
  洛陽城東,燕軍大營,已然是一片憤慨。

  行帳中的劉備,更是怒發沖冠,拍案大罵。

  因為,就在幾個時辰之前,洛陽城頭已經插上了曹軍的旗幟。

  司馬懿的遠見,還是稍遜郭嘉一籌,當他還在建議著劉備,派兵去增兵張飛,先行擊潰樂進所部,再做打算之時,人家郭嘉就已向曹操進言,管你三七二十一,先行攻取了洛陽空城再說。

  原本屬于自己的中原帝都,就這樣被曹操不費吹灰之力,輕易的奪走,劉備就像是被人從狗嘴里奪食一般,怒到氣急敗壞。

  而此時的形勢時,洛陽城中,曹軍的數量近有兩萬,已憑借著洛陽堅固的城墻,迅速的構建起了堅固的防御體系。

  洛陽城西南一線,則是擁兵四萬的曹營,與洛陽城形成了犄角之勢。

  這樣一個完美的防御體系,卻使得兵馬雖少的曹操,在洛陽一線占據了優勢態勢。

  “曹賊實在是卑鄙可惡,竟敢以如此手段奪我洛陽,恨煞本王也!”劉備拍案怒罵。

  這時,司馬懿越勢道:“曹操背盟,實為可恨,今洛陽若不奪還,對我大燕國中原腹地,將形成莫大威脅。大王,臣以為當趁曹操立足未穩,迅速的奪還洛陽。”

  原本曾獻計棄卻洛陽的司馬懿,這時候,卻成了奪還洛陽的忠實支持者。

  相反,諸葛亮卻搖頭道:“仲達此言差矣。大王最大的敵人,乃是顏賊,若與曹操大動干戈。豈非令顏賊坐收漁利,亮以為,目下還當西和曹操,暫且隱忍,等滅了顏賊之后,再回頭收拾曹操。”

  聽得諸葛亮的話,劉備那憤怒之勢。似乎又有所隱忍。

  “西和曹操,南戰顏賊雖是國策,但西和曹操也不能沒有底線。洛陽乃中原重中之重,豈能為了結好曹操,就拱手相讓呢。”司馬懿毫不猶豫的反駁。

  劉備微微點頭,又傾向于了司馬懿。

  諸葛亮卻冷笑一聲。反問道:“那倒請問仲達。倘若大王與曹操為爭洛陽,大打出手之時,那顏賊趁機大舉進攻,又當如何以應。”

  “顏良抱有坐山觀虎斗之心,懿料他早晚必會南退大軍,好讓我們放心的和曹操廝殺,待殺到兩敗俱傷之時,他才有可能北進收取漁利。懿以為。只要我們用兵得當,能迅速收復洛陽。把曹操驅逐出函谷關,那個時候,顏良再舉兵北進,我們又有何懼。”

  諸葛亮一時無言以應。

  此時的劉備,已是徹底的為司馬懿說服,憤然道:“好,本王就依仲達之計,先破曹賊,奪還洛陽,再去收拾顏良那狗賊!”

  “大王英明。”司馬懿拱手一贊,嘴角揚起一抹淡笑,顯然,他對劉備的心思,摸得要更準。

  諸葛亮卻咽了口唾沫,悄看司馬懿一眼,眉頭凝得更深。

  ……

  魯陽。

  旗幟飛卷,塵土高揚,長蛇般的行軍隊伍一眼望不到盡頭,從北南向,延著去往魯陽的大道延伸。

  就在幾天前,當顏良得到曹操搶占洛陽的消息后,就在龐統的建議下,盡撤陳留之兵南歸。

  與此同時,顏良還給陳留的徐庶發去詔令,命他盡率前線大軍退往許都,陳留城只留甘寧率軍一萬駐軍。

  顏良故意退軍南歸,目的當然只有一個,那便是減輕劉備南面的壓力,好讓劉備可以騰出手來,無所顧忌的與曹操交手。

  當曹劉二人殺到兩敗俱傷時,便正是他再度北上,漁翁得力之日。

  策馬徐行,東北面一隊兵馬飛奔而來,打斷了顏良的神思。

  轉目望去,顏良驚訝的發現,飛奔而來者,正是徐庶。

  “臣拜見大王。”徐庶勒馬近前,拱手施禮。

  顏良奇道:“元直不在許都主持退兵事宜,怎會趕來魯陽,莫非有何要事不成?”

  “大王,臣確實想到了一件極重要的事,必須要與大王深議,故是急急的趕來。”徐庶的語氣中,帶著幾分興奮。

  顏良看得出來,這位頂級的謀士,必是有什么奇策獻上。

  顏良遂叫大軍緩南行,自與龐統幾騎停于路邊,于一處樹蔭下歇息。

  “大王令曹劉二人自相殘殺,再坐收漁利,此計自然是妙。只是庶在想,劉備和曹操皆乃奸詐之人,此二人就算開戰,必也會謹慎出手,以免兩敗俱傷,最終為大王所乘。所以,這漁利究竟能收多少,只怕還尚未可知。”

  顏良微微點頭,腦子開始根據徐庶所言,飛快的思索他的言外之意。

  徐庶接著道:“所以,臣就在想,與其收兵南歸,坐等著那無法預測多少的漁利,大王何不改變一下戰術,將另一份看得見的大利,趁勢收入囊。”

  看不見的大禮?

  顏良神色微微一震,縱然是龐統,也一臉的驚奇。

  “拿地圖來。”徐庶喝了一聲。

  左右親軍,將隨軍地圖拿來,鋪于這大樹之下。

  徐庶隨手撿起一根樹枝,向著地圖某些一指,詭笑道:“大王何不借著南歸之名,重聚兵馬,然后突然間殺向這里,殺他個措手不及,大軍所向,誰還能阻擋呢。”

  順著徐庶的目光,顏良和龐統二人的眼睛,定格在了那一點上。

  驀然間,二人的臉上,都閃現出了某種莫名的興奮。

  “軍師,你以為如何?”顏良的嘴角,陰冷的笑意已在凝聚。

  龐統的嘴角,也揚起了詭秘,冷笑道:“洛陽的這出離間計,反而是歪打正著,讓元直的這一計有用武之地,嗯,臣以為元直此計可行。”

  龐統也贊同了徐庶的計策,顏良戰意之火自是狂燃。

  他騰的站了起來,一臉殺機,興奮的大喝一聲:“來人啊,速傳文子勤前來見本王。”

  ……

  三天后,蕭縣以東。

  獵獵的戰旗,在西照的殘陽下,獵獵的飛舞。

  漫天的塵土掩護下,一萬人的步騎,正默默無聲的向著東面飛奔。

  文丑舉目看了一眼周遭陌生的地形,便打算派人去請呂玲綺前來相見。

  斥候未出時,呂玲綺已飛奔從前軍奔馳而來。

  “子勤將軍,蕭縣已過,該是我們按照王兄之命,兵分兩路的時候了。”馬還未停穩,呂玲綺便大叫道。

  文丑點了點頭,當即傳下號令。

  這一萬長途奔襲的步騎大軍,遂是分成了兩路,一路由文丑率領六千步軍,繼續向東挺進,另一路則由呂玲綺率四千輕騎,從大道中分離,迂回于西南方向。

  兩路兵馬有序的完成了分兵,呂玲綺策馬如飛,率領著四千神行騎,馬不停蹄的飛奔。

  “父親,玲兒又回來了,你在天之靈看著吧,這一次,女兒定讓那些仇人,付出血的代價!”

  復仇的烈火在胸中燃燒,呂玲綺拼命抽打著馬鞭,催督著她的鐵蹄如風而行。

  幾十里,泗水河畔的那一座巍峨之城,卻沐浴在夕陽的寧靜之中,一城的軍民,渾然不覺,數不清的屠夫,正向他們洶洶而來。

  城頭上,一隊隊的士卒走上城墻,另一隊的士卒疲憊的走下城去,守城的軍隊,已開始進行換防。

  城頭上,那員年輕的武將,望著寧靜的城外,臉龐上卻流露著幾分惆悵與不甘。

  “父親在南面顯威,叔叔伯伯們也在血戰,我卻在此閑守城池,唉,看來此回的大戰,又沒有我立功的機會了。”

  這時,身后卻有人道:“少將軍此言差矣,彭城乃徐州門戶,重中之重,云長將軍令少將軍守此要地,正是對少將軍的重視呀。”

  關平一怔,回頭看去,卻見說話那人,正是廖化。

  “我當然知道,父帥令我守彭城,乃是重視我。”關平卻又嘆了一聲,“不過顏良的兵馬,如今已盡數南退,彭城遠離烽煙,哪里又會受到威脅。”

  廖化卻道:“話雖如此,可咱們彭城國,畢竟與顏賊控制的梁國相鄰,還是不能小視才是。”

  “彭城乃天下堅城,你我又有一萬精兵,縱使顏賊率十萬大軍而來,又有何懼,再說了,我還真巴不得他能率軍來攻,如此一來,我還能趁機立功。”關平一派傲然,儼然不將顏良放在眼中。

  話音方落,忽有斥候飛奔而至,驚叫道:“啟稟少將軍,蕭縣方面來急報,有萬余楚軍過境,正向彭城殺奔而來。”

  此言一出,眾人皆驚,縱然是傲然的關平,神色也是一變。

  “楚軍不是盡數南歸了嗎,怎突然會殺奔彭城而來?”廖化驚道。

  此時,關平卻已恢復了自信,冷哼一聲道:“來得正好,我還正愁沒有立功的機會,速速傳令下去,全軍準備作戰。”

  關平不憂反喜,自信的他,已打點齊兵馬,親自殺敗這突出而來的萬余楚軍。

  正當這時,又是一騎斥候而來,飛奔上城,為關平,還有彭城守軍,帶來了另一個更加驚人的消息:

  五千楚軍輕騎,已從南面繞過彭城,正一路向著下邳城殺奔而去。

  “什么!”關平大吃一驚,所有的自信,都在傾刻間被這驚人的消息所粉碎。

  ————

  昨晚疼痛發作,承諾的那一章沒趕出來,對不住大家了。今天打了半天針,排了不少石頭出來,如果晚上疼痛不發作的話,希望能碼出第二章的吧。(未完待續。手機用戶請到閱讀。)
三國之暴君顏良最新章節http://www.cxvrby.icu/sanguozhibaojunyanliang/,歡迎收藏
手機看三國之暴君顏良http://m.szaol.com/sanguozhibaojunyanliang/三國之暴君顏良手機版!
本章有錯誤,我要提交
上一章 返回目錄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

《三國之暴君顏良》版權歸原作者陷陣都尉所有,本書僅代表作者本人的文學作品思想觀點,僅供娛樂請莫當真。
新書推薦:明天下滄元圖九霄仙冢無敵喚靈王牌校園修仙小世界其樂無窮縱橫諸天的武者靈氣逼人九星毒奶

SZ中文在線 | 只分享好看的小說 | 手機版 | 網站地圖
本站小說為轉載作品,所有章節均由網友上傳,轉載至本站只是為了宣傳本書讓更多讀者欣賞。

平特平肖新一代跑馬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