寒門狀元|第二四四九章 庸人何必自擾

推薦閱讀:
  沈溪又要領軍出征了。

  這幾年沈溪治軍太過稀松平常,他在外當督撫以及領兵的時間比他在京城做官的時間長多了,從西北回到京城不到半年,又要踏上征程。

  對于沈家人來說,這也算是常事,但依然免不了分別的哀愁和苦楚。

  過去這段時間,沈溪盡可能安慰后宅的女人,撫慰她們的身心,讓她們接受自己可能數月甚至經年不能回來的現實。

  此時沈溪已經深切感受到女人多的煩惱,確實是分身乏術,謝韻兒一直熬十全大補湯給他補身子,喝得他如今聞到味道便有種想要嘔吐的感覺。

  有時候沈溪自己也會想:“幸好我年輕力壯,如果遲個十年八載,真不知該如何應付。之前還說要收什么歌姬、舞姬,就算有命收,也沒精力享受啊,還是安心經營眼前的感情為妥,精神方面的交流比什么都重要。”

  因沈溪出征時間早已定下,而沈亦兒入宮后并未定下歸寧計劃,他不會等著見沈亦兒一面,于二十八早晨如約出發。

  四更鼓敲響!

  院子里燈火通明,家里女人都忙碌起來,夾雜著孩子的哭聲,家里老小一片忙碌,為沈溪踏上征程做準備。

  按照謝韻兒吩咐,各房女人都為沈溪準備了一點隨身物品,讓沈溪在外可以有個念想,衣服、鞋墊、靴子等,全都是一針一線縫制出來的,雖然家里這些女人未必都是巧手,但到底這時代的女人基本都接受過這方面的訓練,再加上發自內心,不管是否用得上沈溪都會帶在身邊。

  這次不像上次去西北打仗,不需輕車簡從,也不會搞什么急行軍,該帶的東西都能捎上,畢竟有的是馬車給他運東西。

  忙碌完畢,已快到五更天,沈溪行將出發。

  家中前院,沈溪跟妻妾依依話別,等出家門時,發現早有馬車等候在那兒,卻并非是之前承諾過要來送行的朱厚照,而是謝遷。

  本來謝遷希望沈溪主動去見他,但因沈溪籌備出征事宜這幾日時間安排得很緊湊,根本無暇拜訪,于是謝遷只好主動來見。

  沈溪本要騎馬而行,但謝遷的到來讓他不得不登上馬車,出城前二人可以在車廂里商議一些事。

  馬車在眾多騎馬侍衛簇擁下,往崇文門行進,這次出征大軍在城南營地集結。

  “一路保重,再就是盡量安撫地方百姓,不要多制造殺戮,此番不比跟外夷作戰,你要適當收斂點。”

  謝遷知道沈溪軍事上的造詣,也知道熱兵器作戰的可怕,之前榆溪河北岸一戰沈溪使用原始手搖加特林機槍,給予韃靼兵馬巨大殺傷,成功扭轉戰局。這段時間,大殺器又進行升級改造,更為輕便,實戰中殺傷效果非常驚人,一旦對上缺少戰馬沒有多少沖擊力的叛軍,無疑是一場屠殺。

  沈溪顯得很自信:“謝老提醒的是,在下早就有這方面的心理準備,那些被迫附逆之人,在下會盡量將他們解救下來。”

  簡單說了幾句,謝遷沉默下來,偶爾掀開窗簾看看外邊漆黑的路面,像要將京城夜晚街巷的景致記下來。

  沈溪卻沒有謝遷那樣的興致,閉目養神。

  “消滅中原地帶的叛軍后,想來你會領兵繼續南下,掃平東南沿海倭寇……造船之事你也會肩負起來吧?”謝遷突然問了一句。

  沈溪點頭:“不出意外的話,想來大致便如此罷。”

  謝遷提醒道:“注意花銷用度……造船本就沒太大意義,只需把倭寇趕到海上去便可,未必要趕盡殺絕……以老夫所知,朝廷已近百年未更新水軍裝備,倭寇船只比起朝廷地方衛所裝備的船只要先進許多,佛郎機人橫行大洋的西洋船尤為可怖,朝廷想短時間內趕超無異于癡人說夢,暫時只需固守海疆。只要確保沿海百姓安居樂業,無需把事情做絕。”

  沈溪反問:“怎么才算把事情做絕?”

  謝遷稍微想了一下,嘆口氣道:“陛下登基這幾年,經歷的事情太多了,無法承受連續的折騰。這一切根由還在你身上,未來朝廷是大風大浪還是風平浪靜,要看你要把仗打成什么地步!咱們不是早就說好了么,大明需要時間休養生息?”

  面對謝遷的問題,沈溪并未有反駁的打算,閉目養神,沉默中馬車終于到了崇文門。

  沈溪從馬車車廂里下來,有專人將踐行的酒水送上。

  沈溪跟謝遷共飲后,行禮告辭,上馬出城門而去。

  ……

  ……

  朱厚照本有意為大軍踐行,但他不是什么時候都能保持旺盛的精力,比如說這幾天,朱厚照跟沈亦兒就處于拉鋸戰狀態,頭一天朱厚照在椅子上睡覺,次日便讓人臨時加了一張床,晚上不出皇宮玩樂,早早就到交泰殿,好像非常喜歡跟沈亦兒對著干。

  因為頭天晚上朱厚照沒睡好,等起床時,得知沈溪已出城。

  朱厚照嘆了口氣,道:“沈尚書已非初次領兵,此番又是平中原亂事,區區毛賊根本無法傷他毫毛,朕就不去添亂了。”

  朱厚照沒去湊熱鬧,但架不住有人想搭沈溪的順風車,如同沈溪之前猜想,張懋對于接班人問題非常在意,私下里向正德皇帝請旨,讓孫子張侖跟隨沈溪一起出征,提前把人安排到軍中。

  沈溪領軍出發近一個時辰后,五軍都督府屬官才將消息傳開。

  沈溪也是頭天晚上才知曉這件事,但沒想過公開,他不準備干涉,張侖屬于第一次到軍中歷練,身份不過為侍衛上直軍百戶,但因為有英國公世子的身份,他在軍中的地位便顯得與眾不同。

  張侖是成化二十一年生人,比沈溪年長兩歲,跟沈溪在朝中屬于新銳不同,張侖在軍中已是老資歷,畢竟從一出生他就算入伍了,年紀有多大就有多少軍齡。

  被英國公府家將引薦給沈溪時,騎在高頭大馬上的張侖英姿勃勃,儼然就是張懋的影子,連蓄的胡子都很相似。

  “見過沈大人。”

  張侖跟其他武將差不多,看到沈溪后畢恭畢敬,眼里全都是崇拜和尊敬之色。這也跟他在軍中待久了,聽說沈溪很多神奇的過往,心底把沈溪當作偶像看待有關。

  沈溪聞言勒住馬韁,張侖趕緊停下馬。

  沈溪從馬背上跳下來,笑著道:“堯臣兄,其實早前我便聽過你的名字,卻無緣一見,沒想到此番會在軍中跟你相遇。”

  沈溪雖然對張侖不熟悉,但對張懋的家事卻不陌生。

  張懋長子張銳死得早,對長孫也就是張侖便很看重,一直將張侖當作接班人培養,從小精心呵護,因為擔心出危險一直舍不得讓張侖隨軍出征,如此一來,張侖在朝中便處于一個不上不下的位置。

  張侖娶了成化帝女兒隆慶公主府上的千金為妻,跟皇室算是姻親。

  歷史上張侖沒什么造詣,正德十年張懋過世后接過英國公爵位,不復當年張輔和張懋時的榮光,在勛貴中逐漸淪為平庸。

  或許是張懋已感受到這種危機,所以特意將張侖送到沈溪軍中……對韃靼之戰前張懋也有如此想法,但當時沈溪是跟外夷作戰,張懋怕孫子出意外,便沒有成行。此番沈溪領兵平內亂,不會有多危險,張懋才將孫子調撥到沈溪麾下,提前還不打招呼,只是做了番暗示。

  “沈大人也知末將名諱?”

  張侖聽到沈溪的話,高興得眉飛色舞,不停地搓手,好像被偶像知道自己的名字是非常有面子的事情。

  沈溪笑道:“在下怎能不知?張家累世名將,自河間王以降,一直是朝中武勛表率,正所謂將門虎子,想來堯臣兄也深得家族傳承,只是少有表現的機會罷了。這次出征,時間可能久一些,平時在下也會有差遣,要求可能嚴格一些,望堯臣兄不要介意。”

  張侖誠惶誠恐:“末將不敢,大人有何差遣,只管吩咐便是。”

  沈溪拍拍張侖的肩膀,笑著說道:“咱們別太拘泥,就按朋友相處便可……”

  二人說話時,隊伍還在行進。

  此時太陽已經升到半空,天氣開始變得炎熱起來,道路兩側不少百姓簇擁圍觀,雖然京畿周邊出現叛亂,但順天府受到的影響較小,百姓知道這是沈溪領兵出征,自發組織起來慰勞大軍,沿途不時可見裝滿諸如雞蛋、干糧等慰問品的籃子。

  但因沈溪之前已有嚴令,不得騷擾百姓,沒有人伸手去拿。

  沈溪道:“趕路要緊,有什么事等扎營后再說。這一天少說也要走八十里,怠慢不得!”

  ……

  ……

  兵馬一路行進。

  白天只有中午短暫時間原地休息了一下,將士們吃了些自帶的干糧和羊皮袋里裝的涼白開便又繼續上路。

  下午全軍行進速度更快。

  看起來老爺兵一樣的京營兵馬,跟隨沈溪出征后被激發出潛力,行進速度絲毫也不遜色于那些邊軍士兵,扎營時天色已完全黑下來,當天走的距離已超過預期的八十里,甚至過了一百里。

  到底是平原地區,加上走的又是官道,士兵們的行進沒有受到阻礙,隨軍輜重和糧草也有馬車、騾子馱運,一切都有條不紊。

  “沈大人……”

  營帳扎好后,張侖才到沈溪的帥帳拜會。

  跟張侖一起過來的有王陵之和宋書。

  宋書乃張氏兄弟嫡系,甚至可以說是張氏兄弟手下最能干的一個,不過也是全靠當初跟著沈溪往西北送炮才于軍中聲名鵲起,宋書此后接連受到提拔,這次京營兵馬主要便由宋書提調,以副總兵之身追隨沈溪。

  “客氣了。”

  沈溪對眼前三人點了點頭,走到帳中由凳子和木板簡易拼湊起的桌子前,將一份最新情報放在了上面。

  宋書抱拳行禮:“大人,今日兵馬并未駐扎在靠近城塞的地方,荒郊野外,四處空曠,是否需要防備賊軍來襲?”

  王陵之一聽多少有些不屑,道:“這種事還需要請示?扎營要領就那些,如果連夜晚防御都做不到,還帶什么兵?”

  宋書知道王陵之跟沈溪的關系,換作旁人他早就發作了,但在沈溪面前他不好跟王陵之計較什么,默不作聲,等候沈溪吩咐。

  沈溪道:“外圈布置兩千人馬,在幾個主要路口設伏,如有賊軍來襲的話,倒可以打他們一個措手不及。”

  “大人,這是伏兵之策嗎?”張侖興奮地問道。

  沈溪笑了笑:“就當是吧,不過更多是為了練兵……總歸要有所防備,現在遭遇賊軍的可能性不大,但若是兵馬后續深入齊魯地界的話,那就要隨時應對賊軍來襲。”

  張侖不太明白沈溪這種帶兵方式,不過對王陵之來說早就習以為常,至于宋書也大概理解沈溪的意思。

  宋書道:“卑職明白,大人這是在以防萬一的同時,提高官兵的警覺性,這也是一次難得的實戰演練機會。”

  沈溪淡淡一笑,不想對眼前幾人做出更多解釋,其實這種事根本就不需要他單獨安排,畢竟軍中有劉序和胡嵩躍等人,這些人追隨沈溪久了,做事頗有章法,進退有度,賊軍來了一準討不了好。

  宋書等人更多是充門面,看起來規模宏大訓練有素的大軍足以讓叛軍望風而逃,真正作戰時,沈溪會偏向倚重舊部。

  “那就下去準備吧。”沈溪對宋書吩咐道。

  “是,大人。”

  宋書多少有些為難,畢竟沈溪沒有具體交待如何練兵,只是給他指出一個大致的方向,具體要把人馬調到何處設伏,他只能回去后找人商議,畢竟他身邊也有將領和幕僚。

  ……

  ……

  宋書離開后,王陵之也回去準備營地防備。

  沈溪跟張侖坐下來簡單吃了一頓便飯,同桌的有隨軍充當沈溪幕僚的唐寅。

  令沈溪意想不到的是,張侖性格豪爽,對文采出眾的唐寅早有耳聞,只是一餐飯的機會,兩人便相見恨晚,好像多年老友一般談個不停。

  “……唐知縣能跟著沈大人到草原與韃靼人交戰,真讓人羨慕,唐知縣軍事方面的修養想必很高吧?”

  張侖用殷切的目光望著唐寅,在他看來,沈溪這樣的人已屬于妖孽級別,而受沈溪信任帶在身邊當幕僚的唐寅一定也是人中翹楚。

  唐寅領受張侖對自己的恭維,眼前這位到底是國公府世子,對于一個即將在朝中大有所為的官員來說,也想多結交一下京城權貴,而交朋友最好便是相交于微末,如果等張侖繼承英國公爵位后,人家肯定不會再高看他一眼,甚至那時還會覺得他是帶著巴結的心思,不屑一顧。

  “之前研究過一些兵書,但說及行軍布陣,還是應該多問問沈尚書,他在這方面可說無人能及。”

  唐寅一邊自吹自擂,好像真有幾分本事,但也知道沈溪對他知根知底,多少有些收斂,只能把恭維轉移到沈溪身上。

  沈溪拿著碗筷,笑著道:“伯虎兄別自謙了,帶你在身邊更多是為了向你學習。”

  唐寅一聽不免自慚形穢,卻還是強笑道:“運籌帷幄之事,當采納諸多意見,從中篩選最佳方略。沈尚書帶兵之能,在下自愧不如。”

  張侖見沈溪跟唐寅在那兒“自謙”,心里不由帶著幾分向往,期待自己有一天出謀獻策也能為沈溪采納,并且靠自己的謀略取得一場輝煌的大勝。

  恰在此時,胡嵩躍帶著幾名隨從進入帥帳。

  胡嵩躍近前抱拳道:“大人,剛在營地外抓到幾個鬼頭鬼腦的家伙,好像是賊寇細作。”

  “審問過了嗎?”沈溪問道。

  胡嵩躍趕緊道:“大人吩咐不得驚擾沿途百姓,末將實在搞不清楚他們是民還是賊,故未審問。大人是否要親自提審?”

  沈溪道:“把人交給老九吧,等他問過情況后再說。”

  “是,大人。”

  胡嵩躍領命匆忙而去。

  等人走后,張侖不解問道:“沈大人,誰是老九?”

  沈溪道:“馬九,長期在我麾下效命,此番由他負責軍中雜務。”

  說是雜務,其實是負責情報搜集,當然馬九代表的是軍方,管轄的軍中斥候,而云柳主持的則是沈溪親手締造的情報系統,如今云柳不在,審問細作的事自然要交給馬九去辦。

  張侖皺眉:“怎么這種調查細作的小事也要知會沈大人?難道下邊的人不能自行解決么?”

  唐寅笑道:“這是早前對韃靼之戰時養成的習慣……草原遼闊,有時候接連幾天都碰不到人,但凡遭遇多半是細作,需要及時匯報到沈大人跟前,以便研判敵情。現在咱們是在大明境內行軍,沿途百姓眾多,這世間好奇心重的人不在少數,怎能輕易確定是否為賊寇?這就需要下面的人先甄別一番!”

  沈溪道:“還是伯虎兄了解我。”

  張侖坐下來,略微思索便明白了。

  按照唐寅所說,胡嵩躍這些有能力的將領,之所以不親自審問嫌疑人而是來求助主帥,是因為在草原上沈溪在這種事上多親力親為,但現在是在大明境內行軍,沿途抓到的疑似細作太多,沈溪沒那么多精力去管。

  沈溪就著肉湯吃完干糧,站起身來:“時候不早,明日天不亮便要行軍,我要回寢帳休息了,明日我會選擇乘坐馬車,至于你們……也早些休息吧。”

  “恭送大人。”

  張侖起身行禮。

  唐寅沒跟沈溪離開的意思,當天未升帳議事,以至于很多事都是在一種自發的情況下完成,沈溪現在帶兵不需要什么事都攬在自己身上,手下基本知道該做什么,就算不知也會自覺去學習,比如說宋書。

  ……

  ……

  沈溪返回寢帳,唐寅則留下繼續跟張侖說話。

  夜色濃重,沈溪記掛之人正是隨軍的惠娘和李衿。

  沈溪回來時,惠娘不在,沈溪派心腹侍衛去通知,很快惠娘便端著茶水過來,此時惠娘換上一身直裰,頭頂儒巾,看起來別有一番風采,吸引沈溪長久注目。

  “老爺。”

  惠娘不太適應軍旅生活,倒茶時發現沈溪正在看自己,不由埋怨地白了沈溪一眼。

  營帳中無旁人,沈溪笑著提醒:“不要稱呼我老爺,稱呼大人。免得被人知道你和衿兒的真實身份。”

  惠娘道:“哪有大人這樣的,行軍還帶著親眷?若被皇上知道,怕是要降罪。”

  沈溪笑著道:“正是因為每次行軍在外都非常辛苦,我才希望身邊有人照顧……行軍打仗不用太過刻板,如果主帥身邊有人照顧的話,或許心態會更放松些,思路更加清晰和開闊,更容易打勝仗。”

  “軍中終歸是講紀律的地方!”

  惠娘還是有所埋怨,覺得沈溪太過孩子氣,雖然很多時候她對沈溪完全服從,但難免將沈溪跟她印象中的那個小孩相比,不自覺拿出一種長輩的態度。

  沈溪搖搖頭:“做人自在些好,衿兒怎么沒過來?”

  “她還在準備,等老爺過去……”

  惠娘俏臉微微一紅,“多日未曾伺候老爺,她心里其實滿惦記的,她不再是個小姑娘,老爺多疼著她點。”

  沈溪笑著問道:“那你呢?”

  惠娘再次白了沈溪一眼:“至于妾身,老爺隨便就是。”
寒門狀元最新章節http://www.cxvrby.icu/hanmenzhuangyuan/,歡迎收藏
手機看寒門狀元http://m.szaol.com/hanmenzhuangyuan/寒門狀元手機版!
本章有錯誤,我要提交
上一章 返回目錄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

《寒門狀元》版權歸原作者天子所有,本書僅代表作者本人的文學作品思想觀點,僅供娛樂請莫當真。
新書推薦:三國之暴君顏良明天下滄元圖九霄仙冢無敵喚靈王牌校園修仙小世界其樂無窮縱橫諸天的武者靈氣逼人

SZ中文在線 | 只分享好看的小說 | 手機版 | 網站地圖
本站小說為轉載作品,所有章節均由網友上傳,轉載至本站只是為了宣傳本書讓更多讀者欣賞。

平特平肖新一代跑馬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