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道朝天|第五十四章銀溪

推薦閱讀:
  “我知道我要死了,你和我說這些廢話做什么?就是因為要死了,我想抓緊時間弄明白那些想不明白的事。除了死前的柳詞與連三月,還有當年飛升時的景陽,你便是朝天大陸千年來的最強者,卻總是打不過雪國女王,我真的想不通。”

  玄陰老祖看著坐在通天井上的那座大佛,惱怒說道:“要知道我可是與青山戰過的人,雖然被那對師兄弟打的極慘,被迫鉆進地底躲了幾百年,但我終究還活著,你得承認我很厲害吧?出來后這一百多年,我替真人保駕,對上的也都是些厲害角色,麒麟不如你,我在果成寺被柳詞斬了一劍……那時候的他也不如這時候的你,還有那誰來著,都不如你。”

  他捂著耳朵,手背上筋路畢現,顯得極為用力,就像是要把自己的腦袋當成一塊石頭壓碎,又像是因為這個問題非常頭疼。

  沒有人如你,所以我才會被你一刀斬死。

  你卻打不過雪國女王,那她到底有多強?

  修行者求長生,追求高妙境界,自然對這個世界最高階的生命很好奇。

  這就是玄陰老祖離開這個世界之前,最大的疑惑。

  曹園再次提醒道:“你就別說話了,一不小心兩邊錯過一絲,便再無法合攏,小心些。”

  “不說話又能怎樣?難道我還能一直這么活著?”玄陰老祖雙手捂著耳朵,忽然想著一件事情,大笑說道:“說起來景陽那雙招風耳太大,如果被你一刀斬開,可不能用我這法子。”

  曹園說道:“真人是劍身,我不管是橫著斬,豎著斬,都很難把他斬斷。”

  “所以他很難死,這些年才敢在世間游蕩。說到變身,真人也極厲害,居然連羽化這種道法都弄出來了。”

  玄陰老祖感慨說道,手指縫里溢出的黑霧越來寒冷,在山崖上落下一陣微雪。不知道是不是寒冷的緣故,他蒼老的聲音也變得有些微微顫抖:“可惜我們始終沒辦法找到朱鳥,真人羽化未競全功,不然景陽與你都不會是他的對手。”

  曹園說道:“如果他真的羽化成功,那便早就飛升,怎么還會留在這里?”

  玄陰老祖沉默了會兒,眼里流露出佩服的神情,說道:“真人是想明白這一切,才會如此選擇。”

  “太平真人所思所行雖惡,但其心其力著實令人驚佩。”

  曹園說完這句話,伸出右手抓向玄陰老祖。

  玄陰老祖沒有避。

  巨佛的手掌很大,環繞過老祖的身體,像鐵條一般縛住了他。

  老祖看著他莫名其妙說道:“我是邪道,我是真惡,我吃人的,而且吃的很帶勁兒,你讓我多留這一陣干嘛?”

  “但你終究是還是人。”曹園說道:“就算你不是人,是條狗,那也是一條命啊。”

  老祖笑道:“如果不是今天知道了你老實,還會以為你是在罵我,話說死在你刀下的命只怕比我殺的人還多,你哪來這么多多余的慈悲?”

  “你先前說過一切最終都在生死二字,這是對的。”

  曹園的聲音還是那般渾厚,像鐘聲一般在東海畔回蕩著:“我殺生,也是為了保命。”

  “命啊……”玄陰老祖瞇著眼睛,感慨說道:“不錯,一切都是命。”

  他的視線隨著鐘聲向大海深處飄去,說道:“那只傻鳥這時候也應該死了吧?我們吵了百來年,忽然知道它死了,還是有些不愉快,好在這份不愉快不會持續太久,只是不知道真人知道我們都死了,會有怎樣的情緒,他會傷心還是不甘心?我想應該是后者?真人這么了不起的人物,終究還是老了,成了徹頭徹尾的失敗者,想著真是令人心酸。”

  “你也很了不起,我要是你,還管這些閑事做什么?趕緊出去吧。”

  老祖望向曹園說了這句話,然后松開雙手,閉上眼睛。

  他的眉頭出現一個很小的血點。

  那個血點以肉眼可見的速度延伸,變成一條筆直的血線。

  那條血線穿過他的額頭與胸腹,準確至極地把他分成了兩半。

  無數黑里夾著血色的煙霧那道線里噴發出來。

  天空被凍至寒冬,通天井畔的山崖忽然被涂了一層霜色,然后被染成漆黑的顏色,如黑夜降臨。深沉而寒冷的夜色里,還殘著很多火焰,那些火焰隨風而起,飄飄忽忽,像極了光點,在海面上凝成一座巨佛,然后一瞬散去。

  這是成佛還是執念?沒有人知道。

  曹園看著海面沉默不語,片刻后收回視線,看了看空無一物的手掌,說道:“你們在此重筑陣法,我下去看看。”

  童顏與果成寺、水月庵的強者們有些意外與吃驚。

  青煙起于冥界,這時候出口被堵住,必然會在下界肆虐。

  冥界的子民在受苦,在面臨死亡的威脅。

  曹園對老祖說過,命就是命。

  所以他要入冥。

  ……

  ……

  冥界沒有太陽,沒有鮮艷的花草,只有黑白灰與冥河的明亮。

  今日多了很多火焰,照亮了山崖與昏暗的天空,帶來了很多不祥的征兆。

  火海向著四處蔓延,蔓延更快的則是那些青煙,那些偏僻的山村與逃散的士兵們,紛紛地倒在了青煙之中,臉上殘留著痛苦的神情。更多的青煙則是在大陣的控制下,隨著狂風席卷而起,向著某處而去,那里便是通天井的最下緣。

  冥界的天空里還有另外兩個洞,其中一個灌入無盡的狂風,另外一個則是落下無盡的海水。

  地面上的冥部子民們看著天空里的異象,早就已經嚇的不行,紛紛跪在地面上磕頭禱告。

  冥師站在山峰的最高處,負著雙手看著頭頂的畫面,沒有理會那些正在尋找他的下屬,臉上的光線微微閃爍,表達著極為復雜的情緒。

  童顏用景云鐘偷襲,讓他受了些傷,但于大局無礙,只是為何海水瀉落的速度明顯變緩了?千里風廊的風也小了很多?往通天井里去的青煙為何似乎也被什么擋住了?

  就在這個時候,天空里的青煙驟散,一座巨佛落了下來。

  ……

  ……

  暴雨還在沖洗著天光峰,遠處不時傳來山崖垮塌與猿猴們驚恐的喊叫聲。

  天空里除了密集的雨水,還有神情凝重的各派修行者們,他們的視線與雨水一道,都落在崖畔那兩道身影之上。

  太平真人問道:“你應該很清楚自己飛升需要多少天地靈氣,現在把仙氣給了曹園,你還有自信能飛升?”

  井九說道:“如果連這種自信都沒有,修道千年豈不是在浪費時間?”

  太平真人說道:“不錯,對你我師兄弟來說,飛升確實不是難事。”

  這幾句對話壓過了轟隆的雷鳴,清晰地傳到各宗派修行強者與青山弟子們的耳里。

  飛升只是等閑事?所有人震驚無語,心想這是何等樣的自信或者說自戀。

  但沒有誰不服氣。太平真人與景陽真人確實有說這種話的資格,如果不是這對師兄弟因為理念分歧或者別的原因反目成仇,這幾百年的修行界哪還會有別家的聲音。

  井九說道:“我一直認為你早就應該離開。”

  太平真人說道:“我先前說過,除非人人飛升,我不會讓任何人離開這個世界,包括我自己。”

  井九說道:“不要試圖感動自己,這很可笑,因為你只是一個擔心天空塌下來的無知者。”

  太平真人聲音微沉,說道:“無知者?”

  井九說道:“你認為天空可能會塌下來,便憂心忡忡,夜不能眠,連火鍋都吃的沒滋味,總想解決這個問題,卻忘了在天空塌下來之前活著。”

  太平真人挑眉說道:“你一個吃火鍋只會吃白湯,燙兩根青菜的人,有資格與我說活著?”

  雨里忽然響起卓如歲的聲音。

  他看著崖畔的太平真人說道:“師祖,這事兒我支持您,掌門真人真是世間頂無趣的人,但……你既然已經輸了,啥時候認輸啊?能不能快點兒啊?雨挺大的!那邊上德峰都要被雪埋了!碧湖峰都快被水淹了!”
大道朝天最新章節http://www.cxvrby.icu/dadaochaotian/,歡迎收藏
手機看大道朝天http://m.szaol.com/dadaochaotian/大道朝天手機版!
本章有錯誤,我要提交
上一章 返回目錄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

《大道朝天》版權歸原作者貓膩所有,本書僅代表作者本人的文學作品思想觀點,僅供娛樂請莫當真。
新書推薦:三國之暴君顏良明天下滄元圖九霄仙冢無敵喚靈王牌校園修仙小世界其樂無窮縱橫諸天的武者靈氣逼人

SZ中文在線 | 只分享好看的小說 | 手機版 | 網站地圖
本站小說為轉載作品,所有章節均由網友上傳,轉載至本站只是為了宣傳本書讓更多讀者欣賞。

平特平肖新一代跑馬圖